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珠 峰 博 客

—走南闯北 记录旅行轨迹

 
 
 

日志

 
 

【原创】山西行-洪洞县  

2009-11-24 22:23:57|  分类: 旅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洪洞县 地处山西省南部,临汾市东北部,临汾盆地北端,是原洪洞和赵城两县于1954年合并。洪洞县名的来源根据传统的说法是因城南有洪崖古洞而得名。赵城为周缪王封造父之地,后为赵简子食邑,故名赵城。

洪洞县地势总的来说是东西高、中部低。东部为霍山,最高峰老爷顶海拔2347米。西部为吕梁山系,山势低缓绵长,最高峰泰山顶海拔1347.6米。中部汾河自北向南纵贯,平川轮廓也由北而南逐渐展宽。山地外围布有大面积的丘陵,靠东西两山自北向南连绵不断,多形成梁、垣、峁黄土地貌。全县可分山地、丘陵、山前倾斜平原、河谷阶地四种地貌单元。四季分明,气候宜人,年平均温度12.3度,年平均降水量493.3毫米。总面积1563平方公里,63909公顷耕地。有16个乡(镇),463行政村。

  2009年10月5日11:00左右到达洪洞大槐树。景点都是今年人工修建的,主要源于大槐树传说。参观完已是13:30,用过午餐后启程去往壶口。

【原创】山西行-洪洞县 - 珠峰 - 珠峰博客

 

【原创】山西行-洪洞县 - 珠峰 - 珠峰博客

 

【原创】山西行-洪洞县 - 珠峰 - 珠峰博客

 

【原创】山西行-洪洞县 - 珠峰 - 珠峰博客

 

【原创】山西行-洪洞县 - 珠峰 - 珠峰博客

 

【原创】山西行-洪洞县 - 珠峰 - 珠峰博客
 
【原创】山西行-洪洞县 - 珠峰 - 珠峰博客 
 

 

【原创】山西行-洪洞县 - 珠峰 - 珠峰博客

 

【原创】山西行-洪洞县 - 珠峰 - 珠峰博客

 

【原创】山西行-洪洞县 - 珠峰 - 珠峰博客

 

【原创】山西行-洪洞县 - 珠峰 - 珠峰博客

 

【原创】山西行-洪洞县 - 珠峰 - 珠峰博客

 

【原创】山西行-洪洞县 - 珠峰 - 珠峰博客
 
【原创】山西行-洪洞县 - 珠峰 - 珠峰博客 

 

洪洞县的故事 (转载)

明朝时在洪洞城北二华里的贾村有一座广济寺,寺院宏大。寺旁有一棵“树身数围,阴遮数亩”的汉槐,车马大道从树阴下通过。汾过滩上的老鹳在树上构窝筑巢,星罗棋布,甚为壮观。

洪洞大槐树迁民并非只迁洪洞人,洪洞大槐树是山西迁民的聚集地。明代初年,山西省辖五府、三直隶州、十六散州、七十九县。史书记载的明初移民主要有平阳府辖二十九县,潞(lù)安府辖六县,汾州府辖三县,泽州辖四县,沁州辖二县,辽州辖二县。这些地区共有五十一县,而平阳府就辖二十八县。

因当时的洪洞凭借古驿道,北通幽燕,东连齐鲁,南达秦蜀,西抵河陇(lǒng),加之广济寺院落宽阔,易于官府设局驻员,集结移民。于是,大槐树旁的驿站,便成了大移民的派遣站和出发地。大槐树移民伊始,明政府颁布告示于三晋:“不愿迁徙者,到洪洞广济寺大槐树下集合,限三天赶到。愿迁徙者可在家等候。”消息不胫(jìng)而走,晋北、晋中、晋南的人拖家带口,携儿挈(qiè)女簇拥而来,三日之内,大槐树下集结了十万之众。这时,大批官兵蜂拥而至,把手无寸铁的百姓围了个严严实实,官府人员宣布:“大明皇帝敕(chì)命,凡来大槐树下者,一律迁走!”说罢,官兵恶狠狠地先将青壮年,强行登记,强发凭照,一家一户,背手而捆,绳绳相拴,数十万百姓在刀逼棒喝下,吞声饮恨,踏上了迁徙的路途。据说后来的几次大的移民中,官府也是采取了强迫的办法。

另一传说是,明朝初年山西洪洞县人满为患,也正闹饥荒。粮食吃光了,可是竟没一个饿死,全托福一棵老槐树了。老槐树有七八搂粗,枝繁叶茂,远看像一把大伞矗立在地。一到秋天远远近近的人们,每天成群结队来到老槐树下拾槐角豆。说起来也怪,不论早来晚到,每人每天只能拾那么一碗(豆籽),谁也甭想多拾。人们传说槐树仙为拯救洪洞人,总是公平分配,一碗豆足能救饥肠,谁也不能贪多。因此感动了人们,每天总有许多善男信女向老槐树烧香跪拜。

洪武初年的一年秋天,洪洞县知县萧九成接到朝廷旨意:“从洪洞选民五千,迁到太行山以东,萧知县立即通知各村里正,告示上把迁入地描述得像天堂一般,可故土难离,谁愿意搬家呀?告示贴了好几天,连一个报名的也没有。可难坏了萧知县,朝廷旨意难违,限期一过,肯定乌纱帽难保。既然没有自愿迁去的,只好强迫搬迁了。但是那么多人,一家一家地押送,不是个办法。于是眉头一皱,计上心来。第二天萧知县大肆活动,一面买通当地神汉巫婆,到各地游说:“槐仙显灵了,后天恩赐每人槐豆一斗,永不再赐。”一面呈文上司,请求派一支军队来。到那天,果然如此。洪洞各村乡民,都倾家出动。一时间槐树下熙熙攘攘,热闹非常。挎篮子的、扛口袋的。专等槐仙赐豆。正当午时,成千上万的人跪了一地。此时,正南跑来一队人马,如猛虎下山,似蛟龙出海,径直朝老槐树而来,众人正疑惑时,见一个骑士下马来,抓住一盘绳的一头,另一骑士抓住这绳子的另一头。当时人们看到这般情景,闷葫芦里也不知装的什么药,个个呆若木鸡,也不敢走散。只见那两个拿绳骑士很快绕槐树下人海一周,把大家整个围住。随即骑兵们飞速行动,围了个水泄不通。这可吓坏了这班乡民,都傻了眼,大人们面面相觑(qū),孩子们啼哭乱叫,这时萧知县骑在马上宣读《迁民告示》:“太行山东,沃野千里。连年兵患水灾,致使人少地荒。今天下太平,皇恩浩荡,圣意晋民东移,迁至燕赵福地。望被迁乡民,立即东去,不得违抗。”

人们从深奥的词句中明白了真相,大家哭作一团。倾刻,人们被列队于树下,认出各村里正,清点户口,从中选出一千多户,共计五千多人。经过登记造册,一切就绪后,由官兵押着,携儿拽女,往东走去。走啊走啊,翻山越岭,过沟趟河,跌跌撞撞,磕磕绊绊,许多人将小脚拇趾甲碰伤了,成了两半。这种特征传给了后代,至今许多成年人的小脚拇趾甲依然是两半。这只是移民后裔对古槐迁民的演义。

关于“解手”一词的来历及“小脚趾复形”的原因,也在冀、鲁、豫一带代代相传,大迁民中,移民双手被绑,在官兵的押送下上路,凡大小便,均要向解差报告:“老爷,请解开手,我要撒尿或拉屎。”长途跋涉,大小便次数多了,口干舌燥的移民,便将这种口头请求趋于简化。只要说声“老爷,解手”,彼此便心照不宣,于是,“解手”便成了大小便的代名词。有民谣云:“谁的小脚趾甲两瓣瓣,谁就是大槐树底下的孩。”祭祖堂门柱上有两副楹(yíng)联,一副为:“举目鹳窝今何在,坐叙桑梓(zǐ)骈(pián)甲情”;另一副楹联为:“谁是古槐树下人,双足小趾验甲形”。传说官兵包围百姓后,怕人逃跑,将每人的小脚趾砍上一刀,以作记号。后来,移民的后代脚小趾甲便成了复形。

从洪武初年至永乐十五年的近五十年里,在洪洞大槐树下移民十八次之多,分别迁至冀、鲁、豫、皖、苏、陕、甘、宁等地。明统治者按“四口之家留一,六口之家留二,八口之家留三”的比例迁移。吴晗在《朱元璋传》中写道:“迁令初颁,民怨即沸,至于率吁(xū)众蹙(cù)。惧之以戒,胁之以劓(yì)刑。”全是在强权政治的胁迫下进行的。在王金榜的河南坠子?赞古槐一词中唱道:“元朝末年天下乱,军阀混战闹得凶。瘟疫传染遭荒旱,六粮不收糟年成。黄淮流域灾情重,赤地千里无人行。朱元璋建立大明朝,徐达奏本献朝廷:迁民屯田开荒地,强国利军富百姓。有道的明君准了本,一道圣旨到洪洞。洪洞县文明古老多繁华,在全国人口密集很有名。派出钦差到洪洞县,迁民局设在洪洞城。城北二里广济寺,古槐树下扎下营。出榜文,贴告示,晓喻洪洞众百姓:响应号召愿迁往,都到这大槐树下来报名,登记造册领路费,迁民局发给通行证。洪武五年开始迁,直到永乐年间停。先后共有四十载,分八批往那东南行。河南、河北、安徽、山东,分布四省安百姓。经过历史五百载,人口变迁真不轻。洪洞的迁民遍全国,还有海外侨居去谋生。内蒙古流传一副对,世代相传记得清:‘若问家乡在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大槐树后裔有特征:小拇脚趾甲是复型,是古槐后裔脱鞋看,实践验证是真情。走起路来背抄手,都是大槐后裔的特征。槐裔民族多古老,繁衍全国多闻名”。山东曹县一刘姓的族谱里,记载着他们的先祖是“独耳爷爷”,独耳爷爷就是因为在迁徙途中多次逃跑,被官兵割掉一只耳朵的。明时移民条例中还规定,凡同姓同宗者不能同迁一地。河南省内黄县就有戴姓与马姓,陈姓与邵姓,周姓与单姓,温姓与王姓都是异姓同宗。在河北省河间县一带至今仍有“回、翟、常一个娘”,在山东“魏、梁、陈一家人”,“崇、刘、顾是一户”,在河南省永城“崔、谢、张、陈是弟兄”等说法。类似这种情况,在河北、陕西、江苏等地也枚(méi)不胜举。在冀、豫、鲁,关于“打锅牛、打锅常、打锅张、打锅郭、打锅申等传说也广为流传。河南宜阳县孙氏、陕西省洛川县杨氏也有先祖打锅的传说。台湾著名作家柏杨在他的一本书中写道:“现代的辉县人,尤其是居住县城东北六公里的常村郭姓居民,他们所有的记忆,最远追溯到五百年前那个令人作呕的明王朝初年。那是一个无边无涯的大黑暗时代,整个中国北部大约五百万平方公里,比一百五十个台湾都要大的面积上,发生被贪官污吏制造出来的可怖饥荒,旱灾、蝗灾,所有含叶绿素的叶子,全被啃光。大地如焚,河水干枯,一片焦土。饥饿的灾民,互相交换子女,烹杀煮吃,当孩子们都被吃尽的时候,他们吃观音土——一种白颜色的松软石头。这种观音土经水煮过,会变成糨糊,人们把它喝下去,暂时填满肠胃,可是不久它就凝结,恢复成石头硬块,既不能消化,又不能排出,直到一个一个活活胀死。就在山西省洪洞县,一个郭姓大家族几乎被饥饿消灭,残存的一些族人,在一棵大槐树下,把一个铁锅摔破,分给每一个支派的族长,然后互相祝福,四散逃命。他们相约等这场灾难过去(人往往认为灾难会过去,以寄希望于未来),总有一天,大家从四面八方返回故土,重建家园。万一到时候子弟已互不认识,锅片就是信物,可以为证。于是当中有一支从洪洞县出发,向东逃亡。那是一段悲惨凄凉的旅程,中途幼儿夭折,老年人逝世,沿路写下悲苦的河南辉县先民移民史。他们翻过高达两千米的太行山,继续向东逃亡,终于在太行山东麓的辉县定居,他们的子孙一直传到现在。转眼五百多年,锅片已经不知道何处而去,子孙们对往日大槐树下摔锅片的故乡,早已失去记忆。今天,当辉县人被询问到这个故事的时候,他们一脸茫然的表情,透露无限人世的沧桑。我——柏杨,就是这支苦难先民的后裔。”

 迁移到异地他乡的山西百姓,四顾茫茫,举目无亲,想尽各种各样的法子,把飘零在外的骨肉联系在一起。现居河北省涉县段曲村的申姓移民后裔,原本是山西潞州大贡 村人,其始祖申任道兄弟十八人,姐妹六人,原是一个大家族。明朝初年也被迫集中到洪洞县,然后再分头迁移到不同的地方去。据《申氏墓碑》记载,一家分手之时,痛哭流涕,始祖申任道砸碎了一口铁锅,让亲人们每人藏起一块,作为日后相认的标记。

山东曹县刘庄的《魏刘氏合谱序》也记载:予族山西平阳府洪洞县人士,大明洪武二年(公元1369年),迁民诏下,条款具备,律历森严,凡同姓者不准居住一村。始祖兄弟二人,不忍暂离手足之情,无奈改为两姓,铜佛为记,传流至今五百余年依然存在。据后人回忆,始祖兄弟二人,名为光祖、亮祖,铜佛则可能是一个模样的两尊佛像。

山东曹县的《王氏家谱序》中,还记载了“一枪王”的故事。谈到王氏始祖王良于洪武二十五年(公元1392年),举家由洪洞迁居这里。由于王良一路上总带着一支长矛,于是为庄子起名为“一枪王”。这个庄子风水实在不错,“左山东右直隶,乃两省之边界;前雍水后沙山,为一方之胜地”。于是王氏建阳宅(村庄)于河北,建阴宅(坟地)于河南,兄东弟西,六门同居。“后繁衍到二十余世,仍然是衣冠峥嵘,宗族旺盛,由“一枪王”变成了“千家王”。但是,门户虽别,乃是一家之人,后人虽多,“乃不忘一枪之王”。

古大槐树处迁民之后裔经过几代、十几代,大都不知道被迁前是何村何地,但都知道“大槐树是故乡”,这一点至今谁也没能忘却。移民在离开大槐树时恋恋不舍,到达新的定居地点后,他们大多栽种了槐树,借以寄托自己对家乡的怀念。河北省河间县申鲁村高氏先人在自己家门口栽了一棵移民纪念槐树;保定府西关谢德先开了名叫“老槐茂”的酱菜铺;河南确山县有槐树庙村、大槐树村、槐树庄村;河南省伊川县城关镇闵店有槐树街。据说,明朝洪武年间,朝廷从山西省洪洞县往黄河南大规模迁民,移民中,一人姓王,一人姓李,禀性相投,结为好友。二人相约来到龙门山南伊河西岸一渡口处,筑灶搭庵,开荒种田。因离老家时是从洪洞县广济寺的大槐树下出发的,所以他们对槐树具有很深的眷恋之情。定居之后,他们就在村头植下几株槐树,数年过去,槐树遮天蔽日,郁郁葱葱,他们就把槐树与渡口联在一处,把村子取名叫槐树渡。后来,人口增多,村庄扩大,形成街道,渡口却日久废弃,槐树渡逐渐演变为槐树街。

另外,河北省唐山乐亭县有八棵古槐,分布于六处。据北常坨村上了年纪的老人说,他们的祖先也来自山西洪洞大槐树,永乐年间,陈、梁、贾、赵四姓家族迁来此地,借槐树长寿之“吉兆”,建村栽树,取名“常坨”,寓意“长居乐业”,同时也寄托了对家乡的怀念。

古槐,伴随着人们的繁衍生息而渐渐长大,古槐也成为历史的见证。古槐移民更是在家庙、祠堂的楹额上铭记了纪念的文字,以表达自己的思念之情。山东菏泽固堆袁家祠堂墙碑曾刻有洪武二年袁公正题望槐思乡诗:“昔日从戎驱鞑虏,今朝屯田太行东。洪洞分支老门第,曹州安居旧家风。古岗植槐三五株,铭记晋中父老情。卧雪传说流千古,后昆霞蔚赛劲松。”河南焦作市刘氏祠堂匾额书:“派衍洪洞。”河南偃师县牛氏家庙大厅的楹联写着:“十八祖平阳世泽,五百年亳西名门。”河南省濮阳县习城乡胡寨村胡氏祠堂内始祖像两旁的对联写道:上联是“永言孝思”,右联是“念先祖离洪洞单车匹马昔时苦”,左联是“怀世宗居曹州枝繁叶茂今日荣”。河南省武陟县小东乡大淘村孙氏牌位对联:“祖洪洞支迁沁左,籍山西裔延河南。”河南偃师县寇店韩寨村《赵氏宗谱》说:始祖兄弟四人,起名“经、营、槐、显”,“显”意为“乡”,合起来就是“经营槐乡”。

走进闻名中外的地道战发源地河北省清苑县冉庄,第一眼便可看到那棵早已在银幕上熟悉了的老槐树和高挂在树上的古钟。电影《地道战》中高老忠在发现鬼子偷偷摸进村后,就在这棵树下敲响了古钟报警,并拉响手榴弹同包围上来的鬼子、汉奸一起同归于尽。相传这棵老槐树栽于明代,当年山西移民来到冉庄,为表思乡之情将由洪洞县大槐树下采来的树籽种于村头,历经数百年的风风雨雨,长成了两个人手拉手都抱不过来的大树,为一代又一代的村民撑起一片绿阴。抗日战争爆发后,人们又将报警的大铁钟挂上树身,使它成了守卫村庄哨兵。据当地人讲,这棵守卫冉庄数百年的古树到一九六五年拍摄地道战电影时尚存暮年的枝叶,拍电影的使命完成后便枝枯叶落,与世长辞。

洪洞迁民多在晚秋时节,槐叶凋落,老鹳窝显得十分醒目。当移民们临行之时,凝视高大的古槐,栖(qī)息在树杈间的老鹳不断地发出声声哀鸣,令别离故土的移民潸(shān)然泪下,频频回首,他们一步一回首,两步一徘徊,挪挪蹭蹭,渐远乡井的时候,他们泪眼中最后看到的是那棵高大的老槐树和那老槐树枝桠(yā)间的一簇(cù)簇鹳窝。于是,老槐树和鹳窝便成了迁徙者们决离故土时的最后标识。迁徙者们的新辟之地,抑或难觅鹳鸟,抑或“鹳”、“鸹”(guā)两个字声母相同,韵母也相近,经几代人的舌口传播,老鹳窝便成了老鸹窝了。

据山东省莘县张寨乡申庄人说,该村先祖是从山西迁来的。明洪武初年,朝廷下令由山西洪洞县迁民到太行山东一带垦荒。当时洪洞县大槐树下有一申姓家族和曰姓家族,均在东迁之列。农民久居此地,故土难离,大多不愿迁移,官府便派人强行东迁,不迁者诛灭满门。在高压之下,申姓家族决定顺令东迁。本是同姓聚居的家族,到山东后可能被安排得七零八落,分手之际,男女老幼难免痛哭流涕,依依惜别。申姓长者劝慰大家:“奉旨东迁,垦荒谋生,实为利国利民的好事。山东乃圣人之乡,礼仪之邦,又有肥田沃土。洪洞县人多地少,不利家族繁衍;去山东顺乎君心民意,何乐不为!”上路前,长者命人搬出大铁锅、大铜锅各一口,亲手用锤砸成若干片,命主人各持一铁锅片,仆人各持一铜锅片,相约道:“他年相聚,对片成锅,方认一家。铁、铜之分,为主仆标记。”安排已毕,申姓家族扶老携幼,车推担挑,踏上了不知尽头的东迁之路。刚行不远,忽听后面有吵嚷之声,申姓长者回头看时,见一队官兵正追逐一群百姓。细看之下,才知被追的是与申姓相邻的曰姓家族。原来曰姓家族留恋故土,不愿东迁,违背皇命,犯下了灭族之罪。逃难人群接近申姓家族时,曰姓长者情急生智,急令本家族人:“将曰改申,加入申姓队伍。”申姓长者也主动掩护,他厉声告诉追兵:“我们都是申姓家族,奉旨东迁,为何苦苦追赶?”追兵一时被搞昏了头,无计可施,只得回去复命。曰姓家族免去了灭门之祸,感激万分。途中两姓互相照顾,亲如手足,同行在东迁的大道上……

陕西省蒲城县城东北约十公里的金栗山下,有一个保持着明清风貌的村庄——山西村。这是一个保留着原始城墙的长方形村落,村庄坐东朝西,有东西城门两个,城墙经数百年风雨剥蚀,已有数十米坍塌,但仍有大部分保存了下来。尤其是东面、北面的城墙保存基本完好。其中西城门洞高约六米,门楣上方嵌有一青色碑石,上书“三槐并茂”四字,字呈红色,旁有“大清咸丰元年重修”字样。据介绍,山西村是明初一王姓家族由山西洪洞县大槐树下迁至该村。这一王姓家族共有弟兄三人,老大留在山西本地,老二迁至此地,老三迁至白水。门楣上书“三槐并茂”即为弟兄三人家族兴旺,事业发达之意。槐指山西大槐树。因而,蒲城的山西村也是明代人口大迁徙的历史见证。据村史记载说,该村迁址不久,经常有土匪、强盗来村庄骚扰,后在一王姓老者的倡议之下,全村村民有钱的出钱,无钱的出力,齐心协力花五年时间修筑城墙。清咸丰九年,又置铁门一对,使西城门洞有两道城门,坚不可摧。西城门洞上方有三间大房,解放前还有乡政府在其上办公。山西村的城门东西相对,门洞深约七米,门洞里原有两道门,由于时年已久,门已不存,然而安装门的青石门礅、门柱洞、门杠插孔依然保存完好。穿过门洞走进村子,一条中心道路将村子分为南北两半,村不大,东西长约二百余米。城堡内共有二十八户居民,其余人已搬至城外居住,以王姓为主。这个村在当地俗称山西堡(bǔ)子。村外人称进村为“进城”,村内人称出村为“出城”。在山西村的城西门外五十米处,有一座陈旧的王氏祠堂,这里是村民一年一度举行聚会、搞年拜的场所。在王氏祠堂内现存有碑石,上面清晰地记载着祠堂建于清康熙四十三年。这一记载也说明了到清代康熙四十三年王氏家族已在该地成为一大户。

河南省南乐县福堪乡才丈村,杨氏的祖先于明洪武年间从山西洪洞县大槐树下迁来的。当时杨氏兄弟二人,老大迁到今县城北坟上居住,老二便到今才丈。老二到新居后,在住地周围栽了许多杨树,希望杨姓也和杨树一样,能在这里生根发芽,茁壮成长。在老二的精心培育下,不久杨树长大成材。老二以为这才仅仅是新生活的开始,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他盼望成材的杨树继续成长,就以此给自己的村子起名叫“材长”。至清朝末年,演化为今名才。才丈的杨姓至今已传二十四代,有二百多户人家。当年山西移民东来时,大多异姓结伴而行,共同觅地建村聚居,因此新建之村多冠以姓氏。当时山东省西部有几户杨姓人家在朝城北约三华里处定居,取村名杨庄,后又有史姓人在附近建村,因其地比较低洼,便取村名“史家洼”。初建村落,难免缺这少那,遇上许多困难。移民来时,一般只带些衣物锅碗,农具则一无所有。后来慢慢置办一些,一时也很难齐备。特别是大件农具,价格较高,购买不易,往往要节衣缩食三五年甚至七八年才能购进一件。当时杨庄人经过几年努力,联户拴了一辆大车,一时买不起牛,外村人便把杨庄叫“杨没牛”。史家洼则只买了一头牛,多年没能拴起车,外村人便戏称其“史没车”。可喜的是,一个有车没牛,一个有牛没车,这种“瘸腿”现象却促成了两村自发的联合。两村把车和牛配起套来,轮流拉土、送粪、运庄稼、串亲戚,协调得如同一个村,赶上大忙季节,两村相互推让,尽量让对方先用。杨家用时,总是用好草好料喂史家的牛,连一下重鞭也舍不得打,生怕弄掉一根牛毛;史家用时,尽量少装载,走好路,遇上坎坷道,就牵牛慢行,惟恐弄坏了杨家的车。这样合作了几年,牛养得膘肥体壮,车保养得完好如新。史杨两村亲密无间的合作,在朝城一带传为佳话。史家因地处低洼,每逢水患,就去杨家躲避。后来,史家迁居到邻村,杨庄村址也有变更。不论地理位置如何变化,史杨两家却始终保持着友好的睦邻关系,从古至今,相沿不衰。 

 

  评论这张
 
阅读(1279)|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